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公司動態
資訊與公告

省級可再生能源消納指標首次出現不達標,會有什么懲罰

發布者: tangyujun 時間: 2022/5/31 9:42:54

今日,國家能源局發布了《關于2021年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權重完成情況的通報》,該消納情況從2020年開始考核,今年是第二年,首次出現甘肅、新疆未完成考核的情況。經過幾年磨合之后,能源局的數據發布已經越來越詳細,此次給出了不同發電種類的本地電量,凈受入電量等多項詳細數據,大量數據均是首次發布,勾勒出更為詳細的各省可再生能源消納情景,為下一步投資方和用電方提供更準確的決策參考,在此聯盟研究組為大家解讀一下。

甘肅和新疆為何此次沒有完成

 

甘肅此次包含水電的消納責任差2.6%未完成,但是非水的消納責任超過基準線,水電外送32億千瓦時,風光外送164億千瓦時。說明主要是去年來水偏枯,水電發電量下降較多,造成指標未完成,風光消納情況還好。

新疆是水電、風光消納雙雙都沒有完成,新疆是主要的風光外送區域,2021年風光外送總量達到332億千瓦時,是中國第一大風光外送省份。下一步要么新疆繼續提高消納能力,要么要稍減一下風光的外送來幫助自己先完成指標了。

未完成指標有什么懲罰

這個是大家目前最熱議的,我們認為暫時不會懲罰。根據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正式發布《關于2021年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權重及有關事項的通知》,規定“由于當地水電、核電集中投產影響消納空間或其他客觀原因,當年未完成消納責任權重的,可以將未完成的消納責任權重累計到下一年度一并完成”,所以甘肅、新疆理論上可以把未完成的指標在今年完成,以避免懲罰。未來隨著指標考核的完善,如果一直完不成預計會有對省級政府評分體系中的扣分。

完成指標的有什么獎勵

根據2021年9月國家發改委的《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對超額完成激勵性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權重的地區,超出最低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權重的消納量不納入該地區年度和五年規劃當期能源消費總量考核。

這次2021年的考核中,完成超額消納和未完成的地區分別如下(西藏不參加考核)。算絕對值的話,廣東有55億千瓦時、江蘇有114億千萬時,山東有117億千萬時可以不計入能源消費總量考核,這三個省份都是外購電大戶,未來將進一步刺激他們采購外省的綠色電力。

浙江雖然也是外采綠電較多,但是最終只是剛剛超過最低考核值,就無法享受超額部分免計入消費總量的優惠政策了。

未來誰的壓力最大

國家能源局壓力最大,2021年下達全國最低可再生能源電力總量消納責任權重為29.4%,實際完成值為29.4%,與2020年同比增長0.6個百分點,與2021年下達的最低總量消納責任權重29.4%持平。這次全國消納情況是踩線完成,2022年指標繼續提高,完成難度加大。

各省來看,云南、吉林、浙江的壓力非常大,像云南是靠廣東支援的29億超額消納量才完成非水指標,就是廣東向云南出售風電消納電量,但不是物理上的。

下圖是2022年各省的非水指標情況。以上海為界,上海能保持2021年的數字就能完成2022年最低考核,上海之前的一直到新疆的省份,壓力都會很大。

 

幾個讓人想不到的現象

云南2021年,風電、光伏發電沒有外送,全部留在本省內使用,年底還向廣東要了29億的消納量。

河北2021年,是綠電凈輸入省份,64億千瓦時。跟我們平時認為的河北應該向京津凈賣綠電不同。

風光發電凈輸入省份最大的是河南236億,排名第二的是山東200億,然后浙江126億,江蘇118億。全國跨省物理消納量是912億(計算凈受入電量的省份),占整個全年風光發電量的9.3%。從這點來看,特高壓目前發揮作用仍然非常有限,未來西部大基地的外送能力堪憂。在此,我們認為需要研究更為系統、科學的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發展思路,盡量發掘中東部提高土地綜合利用下的可再生能源潛力。

在俄烏沖突的大背景下,分布式的電源更為靈活,有助于提高能源的安全性。

亚洲天然素人无码专区